⑴灯芯草,白色。

⑵蓓蕾:花含苞。

⑶金粟:指桂花,这里形容灯芯结蘂。

⑷安榴:石榴原名安石榴,以西域安石国榴种得名。

⑸羯鼓:出于胡中,状如漆桶,两头蒙革,以双鼓捶击之亦称两杖鼓。唐南卓《羯鼓录》云:“上(玄宗)洞晓音律,犹爱羯鼓玉笛。…时当宿雨,景色明丽,小殿内庭,柳杏将吐,睹而叹曰:‘对此景物,岂得不为他判断之乎!’左右相目,将命备酒;独高力士遣取羯鼓,上旋命之。临轩纵击一曲,曲名《春光好》(原注:上自制也),神思自得。及顾柳杏,皆已发拆。上指而笑,谓嫔御曰:‘此一事不唤我作天公可乎?’嫔御侍官皆称万岁。”

⑹《尚书·皋陶谟》:“天工人其代之。“这里反说,言燃点油盏灯草结蕊垂花,由开而谢,其中若有四时,不需人工催唤。”釭“”工“同音。

⑺上用柳杏群芳比灯花,结句又用蝴蝶比扑灯蛾。词颇纤巧,含意不深,却有新鲜的意味。

词中吟咏的油灯结花为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现象,古来题咏灯花的作品也层出不穷,但张林的这首词却能不落俗套,新颖别致,读来饶有情味。

上片刻画灯花,连用五个比喻,淋漓尽致地描绘了灯花在不断变化中呈现出的千种姿态、万种风情。

“白玉枝头,忽看蓓蕾,金粟珠垂。”白玉枝,指白色的灯芯草。前两句说,灯蕊在不经意间结花,它最初如花蕾般含苞待放。“金粟”,桂花的别名,这里形容灯花。韩愈《咏灯花同侯十一》云:“黄里排金粟,钗头缀玉虫。”此种比喻在灯花描写上用得是最为普遍,本词是以它来描摹灯花初结成时的形状。下面三句,句句比喻,形容灯花的三种不同景象。“半颗安榴,一枝杏,五色蔷薇”。安榴,即石榴。石榴来自西域的安国,由张骞出使时带回,故又名安石榴。灯花越结越老,形状不断变化,它先是碎小如桂花,继而大如绣球般的石榴,再变成鲜艳浓的杏花,最后变得如蔷薇花般色彩绚烂斑驳。“半颗”、“一枝”、“五色”,这三个数量词,从小到大,依次递增,既写出了灯花的变化过程,将其各种姿态刻画地生动形象。

上片可说是用实笔摹绘灯花由初绽到盛开的过程,下片则是以虚笔来称赞灯花之美,简直可称巧夺天工。

“何须羯鼓声催。银釭里、春工四时。”羯鼓,用唐南卓《羯鼓录》记载的唐玄宗敲击羯鼓,催开含苞欲放的柳杏的典故。唐玄宗此举在于夸耀人工能巧夺造化,而本词则反其意而用之。银灯(釭即银灯)。里点燃的灯芯草会结花,它并不需要人工的催唤,好像其中自有造化的四时功能。作者从另一方面赞美灯花的富于变化,似有造化之功。“却笑灯蛾,学他蝴蝶,照影频飞”。灯蛾扑火,与蝴蝶灯花,两者本来并不相干,但灯草既成灯花因而兼具两者的特点。作者有意将它们联系起来,并主要侧重蝴蝶戏花的方面。因此,运笔就将蝴蝶戏花加以此附。灯花既然是花,就应是蝴蝶戏嬉之物。有趣的是,灯蛾竟然学起蝴蝶来,不断地在灯花周围蹁跹飞舞,作者运笔俏皮,貌似揶揄灯蛾,却灵巧传神地赞美了灯花的丽若群芒。

这首词运用博喻手法,写得奇巧生动,俏皮有趣。虽无深情远意,但较之其他咏物词讲穷比兴寄托、笔致幽深、多愁善感的格调来,可算是别具一格,清新隽秀。

《满庭芳·汉上繁华》是南宋末年徐君宝之妻所写的一首词,词人在词中对自身被掳艰危之现实,着墨尤多,而寄之以对文明的追思之中,对祖国沦亡亲人永别深致哀悼,写南宋文明之繁盛及横遭蹂躏。

徐君宝妻是岳州人,她被元兵俘获至杭,被安置在韩蕲王府。从岳州到杭州,遭到数次侵犯,她都用计得脱。主人因她貌美,不忍杀她。终于有一天,引得主人大怒,想要用强。徐妻巧言先祭丈夫,再嫁与主人妇。在换妆焚香,祭祀完毕,作词于墙壁上,遂投池而死。

张林

张林(生卒年不详)字去非,号樗岩。厉鹗笺引《至正金陵新志》云:张林,池州守,大军至,迎降。

类似古诗词

清代 · 宋荦 

何事淹留。朝来春色,又遍皇州。绮陌烧灯,凤城挑菜,吹面风柔。

招寻漫逐鸣驺。回首处、伤心旧游。燕子穿帘,杏花倚槛,小小红楼。

清代 · 贲黄理 

柳坐金衣。窥帘欲语,故意飞飞。婉约生姿。翩跹有致,宜在宫闱。

衔花斗草依依。往别院、休传是非。婕妤无心,昭仪多妒,搆陷倾危。

清代 · 彭孙遹 

何事沉吟。小窗斜日,立遍春阴。翠袖天寒,青衫人老,一样伤心。

十年旧事重寻。回首处、山高水深。两点眉峰,半分腰带,憔悴而今。

清代 · 董俞 

莫向江头,问他渔父,谁醉谁醒。一叶轻船,数声横玉,云树冥冥。

狂奴故态堪惊。垂钓处、寒鸦乱鸣。花落鸥滩,蘋香蟹簖,潮白山青。

清代 · 孙荪意 

细雨阑珊。江城四月,犹剩馀寒。青粉墙头,绿阴枝上,一点如丸。

拈来个个匀圆。心怯处、盈盈味酸。笑蹙双蛾,画栏斜倚,纤手轻搏。

现代 · 吴灏 

暝树藏鸦。沙边宿鹭,晓月寒花。远渚烟浮,轻波明绿,零乱兼葭。

霜风渐老些些。柳梢里、初阳欲加。心上閒愁,墙根红叶,何处琵琶。

清代 · 李雯 

鹊噪檐牙,泥金字肃,先写宁家。特为多情,人宜待月,宫近司花。

欢容微靥朝霞,怀袖里、沉吟看他。杏雨蒲风,惹人萦系,最是宫纱。

清代 · 董俞 

记得年时。罗敷未嫁,碧玉初笄。纨扇深遮,双螺高绾,刚解相思。

花前珍重幽期。更恰好、灯昏篆微。半饷偎人,十分浓醉,一味娇痴。